事件發生在我們學校的一個附屬大專分校。

這個分校建在一個清朝某公主的墳旁,建設的時候就挖到了大量的可能是陪葬宮女和

太監的白骨,數量多的驚人。

竟使得如此一家高等學府落成的時候,請來了大批和尚道士前來做了幾天的法事。

這個學校不遠處還有一座規模很大的觀音廟,如此的一所學校自然而然的怪事不斷。

比如有位同學大罵封建迷信侮辱觀音大士居然馬上嘴巴潰爛起來,直到他虔誠悔過又給

觀音叩頭敬香後又奇跡般的好了,類似之事數不勝數。

事件的起因是學校組織冬季活動挖滑冰場地時偶然挖出了一具棺木,裡面赫然躺著早已

化做白骨的屍體,但對於這個學校來說已經司空見慣了。

參加挖掘勞動的正巧有我高中時候的一個同學李。

他是藝術特長生,大學的時候在分校的美術系就讀。

挖到白骨的時候很多人好奇的圍觀,這裡包括他們美術系的一位教師。

分校的條件並不好,一直以來美術系也沒有一副完整的人體骨骼供學生寫生,這時候美術

老師打起了這副枯骨的主意。

在沒有徵得學校同意的情況下私自取用了枯骨,作了簡單的消毒處理後組裝了一副像模像

樣的教具。

該老師對自己的成果很感自豪,於是把這個骨架擺放在了班級角落供同學寫生。

大家都出於對新事物的好奇且完整的人體骨架確實比較難得,所以多人開始寫生到很晚。

怪事就這樣發生了。

第一個發現奇怪的是守夜的大爺。

大爺對同學說,這幾天晚上總是聽到班級門開的聲音和走廊裡走路的聲音。

可是深夜的時候整個教學樓應該只有大爺一人而已。

所以語重心長的叫大家小心點,放學的時候早點離開。

同學卻誤以為大爺嫌他們很晚離開麻煩罷了,也沒有很在意。

這一天李一個人畫到了很晚,幾天疲勞仿佛一下子爆發了一般竟然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鐺……鐺……鐺……作為靜物的老座鐘無力的敲了十二下,不知不覺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

忽然一只干硬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猛的一回頭一個樣貌模糊的老年人出現在他眼前!

“回去吧很晚啦,不要打擾我。”,老人干澀生硬地說道。

“哦好,對不起大爺,不小心睡著了,我馬上就回去。”

簡單地收拾了下他用力的推開班級的門。

吱……吱……吱……門開了……李走了出去不忘回頭沖大爺一笑道:

“不好意思啊,大爺以後不會這麼晚了。”

“走吧……”,大爺依然用干澀的聲音答道。

看了看表,確實太晚了,李加快腳步跑了起來。

跑過長長的走廊到傳達室的時候,燈光明亮大爺坐在床上正看著電視,他對大爺

微微一笑打了聲招呼:“大爺還沒睡呢啊。”


“嗯,早點回去吧,注意點路。”

“好,大爺我先走啦。”

簡單交談後他走出了教學樓……

最近真是畫的過了頭,他不自覺的回頭看了看自己的班級。

窗戶上一個黑黑的人影還在晃動著。


“真是麻煩大爺了,這麼晚還要幫我們收拾班級。”

“啊……”,突然有如一盆涼水從頭澆到腳。

他渾身一抖突然察覺到似乎是哪裡什麼不對了。


剛剛叫醒他的如果是打更的大爺,怎麼可能比自己還快到了傳達室?

而且是只有一條走廊並沒有其他的路,怎麼都不可能在自己不知不覺的情況下過去。

自己剛剛走出教學樓,大爺也沒有道理這麼快就回到教室吧?

那不是大爺的話叫醒自己的是誰?

現在班級晃動的影子是什麼?

這時他突然想起了大爺對他們的忠告和最近增多的怪事流言。

是什麼?是什麼?

好奇心戰勝了發抖的雙腿,他一步……一步……顫抖著走向他的班級。

終於到了可以清楚看到班級情況的距離,李努力地瞪大了眼睛看了過去……

只見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人身影在擺弄著什麼。

老人似乎察覺到了他的存在一般緩緩的把頭轉了過來。

李站在這裡兩個腳徹底不能移動了。

兩個眼睛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死死的盯著窗戶裡發生的一切,連眨都沒有眨。

屋子裡的老人頭終於轉了過來。

一雙深邃的眼睛……就似黑洞一般吞噬著一切。

不……不是好似……那蒼白的臉上本來只有兩個黑洞,又或者那連臉都不是只是

一個骷髏。

李渾身一軟沒了力氣攤在了地上,可是兩只眼睛更加死死的盯著窗戶,整個人

也要被吸進去一樣……


終於老人完全地轉了過來。

幾十秒的時間對李來說就如同過了一個世紀般的漫長……

他看到了老人的臉……老人的手……白白的透過襤褸的黑衣更加顯得詭異。

老人又開口說話了:“這是哪?我在哪?我在哪?”


“啊……”,老人咆哮了。

兩只眼睛看著雙手的白骨高高舉過頭頂!

剛剛手裡拿著的骷髏掉在了講臺上。


突然!老人迅速地低頭,用他黑洞洞的眼睛對著李……

雙手也迅速的伸了過來,隔著窗子,老人跳著飛了出來……


和預想的不同……一切完全平靜了。

老人從窗子裡飛了出來窗子卻沒有打碎,也並沒有襲擊攤在地上的李。

李跪在那裡如同傻了一般,雙眼眨都不眨的看著平靜了的教室。

只有老師擺放在那裡做寫生用的骷髏在講臺上轱轆轱轆的轉著……

轉了一會兩個黑洞洞的窟窿沖著李停下了。

接下來的幾天裡,藝術教室裡發生的故事被傳遍了整個校園。

分校、主校、其他分校,大家都談論著這件怪事。

有人的添油加醋的說著事情的經過,比親身經歷了整個事件的李說的更加繪聲繪色。


迫於壓力,李的老師決定把撿來的骨架重新安葬到原來的位置。

一切恢復了平靜,藝術教師也沒有在出現怪事。

唯一不同的是李再也不愿意去班級上課了。


整個事件過去了半年多,已經是夏天了。

因教學需要,李的老師又想起了他埋葬的人體骨架。

這天他帶著幾個人又去挖了起來,可是挖遍了整個冰場區域也沒有發現那個人體

骨架,老師也只能滿懷遺憾的放棄了。


當天夜裡,李的老師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人用干癟的雙手掐著他的脖子,用干澀的生硬聲嘶力竭的喊著:

“你為什麼要打擾我!你為什麼要打擾我!”


睡夢裡老師兩隻手用力的掰著老人的兩個骷髏般的雙手。

但是一切都無濟於事,他感覺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突然老師在睡夢裡驚醒了。

他發現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時身旁被老師吵醒的妻子,兩個眼睛注視著老師的脖子說道:

“你的脖子怎麼了?兩條紅紅的痕跡....”


創作者介紹

企鵝碎碎唸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