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2點,我慌張的打開了昏暗的臺燈,摒著呼吸緊張的盯著房間裡的一切東西,
一切東西都安然無恙,和我剛剛睡覺前關燈時一模一樣。
天啊!怎麼回事?我恐懼的感覺到屋裡有其他人,不,不僅僅只是感覺了,是絕對的,
因為,我剛剛聽見了床前莫名其妙的響動聲。
房間裡的莫名其妙的響聲我已經不是第一回聽見了,從上個月搬到這個新屋后,
我幾乎天天都在半夜聽見那些可怕的響聲。

剛開始我以為是老鼠,於是就去買了個老鼠夾來,可是那個老鼠夾放在屋裡半個月
了都沒有夾一隻討厭的老鼠,每晚那莫名其妙的響聲還是出現。
我想這死老鼠怎麼這麼厲害?就從朋友家抱了隻大黑貓來,借養幾天趕趕老鼠,
誰知,就在抱來的當天晚上,只有我一關燈,那只大黑貓就凄慘的叫個不停,好像
嬰兒啼哭一樣,搞得我一個晚上都沒睡好,第二天一早隔壁鄰居就氣勢兇兇的來責
問了。

沒辦法,只好將那隻大黑貓又抱還給了朋友,朋友知道我的情況後,竟然露出恐懼
的神情,神神秘秘的小聲問我:「你那屋會不會...」
她說到這裡就瞪大兩眼不再說下去了。
我感到奇怪的問:「會不會什麼啊?說啊!」
朋友灰白著臉沉默了半天終於吐出一句話:「會不會有那個東西?」
「什麼東西?」,我一下給搞糊塗了。
朋友惱我反應遲頓,大聲說了一個字:“鬼。”


鬼?這世界上有鬼嗎?現在是什麼年代了,衛星都到火星上去了,
怎麼還有人相信有鬼呢?
鬼是什麼東西?是虛物還是實物?哈哈!可笑。
可是我家裡那莫名其妙的響聲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會不會是賊啊?
不會啊!家裡用的是高級防盜門,我仔細觀察過了什麼被人翹過的痕跡啊!
而且半夜一有響聲我就馬上開燈的,房間裡除了我沒有其他任何人啊!
會不會是風呢?也不可能,家裡每個窗戶我都關的嚴嚴實實的,根本就不可能有風
吹進來。
會不會是家用電器的響聲?也不可能,那響聲聽起來像一個人在房間裡面活動的聲
音啊。難道真的有鬼?


從朋友家一回來,我就檢查了家裡全部房間的所有東西,將所有的家具都移動或者
翻翻,看看有沒有什麼古怪的地方,就連衛生間裡的馬桶我都仔細檢查了大半個小
時。
忙了一個下午後,除了筋疲力盡滿身是汗外,一無所獲。
所有房間裡的所有東西和搬進家來的時候一樣,一切正常啊!
就連我一時偷懶亂放在書架裡的書籍都還是保持原樣,一切都正常得太古怪了。
我開始分析那莫名其妙的響動聲出現的情況了,那響聲一般都是在我晚上睡覺關了
燈以后出現的。
響聲沒有固定的聲音,什麼聲音都有,甚至還有隱約的說話聲。
對,那說話聲聽起來非常尖細,好像是被憋在什麼東西裡面難以釋放出來的聲音,
根本聽不清楚在說什麼。
只有我一開燈響聲馬上就消失了,屋裡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
對了,除了那莫名其妙的響聲以外,有好幾次在我睡覺的時候竟然還感覺到身體上
有個冰涼的東西緊緊壓著我,搞得我全身不能動彈。
到底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呢?難道真的有鬼?

我坐在床上喘著粗氣,瞪大眼睛緊張的望著屋裡的一切,剛才我根本就沒有睡去,
我是故意關燈等待那可怕的響聲出現的。
那響聲在我關了燈大概有半個小時後,才開始斷斷續續的出現的,
先是彷彿一個人在我家的客廳裡到處走動,然後那個聲音竟然響到我的臥室來了,
可是我沒有聽到任何的開門聲,就因為我怕這響聲是小偷故意搞出來的,所以便將
臥室門給反鎖了,還搬了張椅子頂在門後。
我是背對著門睡的,屋裡關了等一片漆黑,我聽見了黑暗中輕輕的響起一聲歎息。
天!我的心立刻跳到嗓子眼了,我毛孔悚然的想這是賊嗎?
然後我感覺到一個東西悄悄的移到我的床邊上來,我害怕極了,全身一動也不敢動。
我在腦中慌亂的想:
「這賊也真大膽,他開門時椅子怎麼沒有發出移動的聲音啊?難道...是...」
終於,我害怕得不顧一切大喊一聲以最快的速度開起了床邊的檯燈。
就在我打開檯燈時,我的眼睛因為一下子適應不了突然亮起的燈光而本能性的閉了
一下,就在我閉眼又張開的那一剎那,我竟然感覺到一陣涼風從我的面前吹過。
可是我睜開眼睛後面前什麼東西都沒有,臥室裡的一切都保持原樣,連頂在門後的
那張椅子都是好像絲毫未動的樣子。

我害怕極了,真的真的害怕極了,這種害怕是帶著絕望的害怕,是有生以來最恐懼
的害怕了,剛才從我面前吹過的那陣涼風是鬼嗎?
對,我得趕緊把臥室裡的日光燈給開起來,昏暗的檯燈把屋裡的每件東西都照得鬼
里鬼氣的樣子。
我連忙站起來,這才發覺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天哪,剛才那一幕讓我差一點就要
哭出來了。我快速的往門口走去。
因為臥室日光燈的開關在門旁邊,我顫抖的伸出了一隻手按向開關按鈕,我想快點
讓屋裡明亮起來,這樣看起來一切就不會那樣恐怖了。
可是,就在我的手指要按在開關按鈕的那一瞬間,我呆住了,恐懼的呆住了,
因為,我的手沒有按到開關按鈕,而是按到了一個寒冷刺骨的柔軟體上,那個透明
的柔軟體擋在我的手指和開關按鈕之間。
「啊!」,我終於不顧一切的叫了出來,然後本能性的往後跳了一大步。
這時,我才極度驚恐的發現,在昏暗的燈光裡,一個人形輪廓的透明體正站在門旁
邊,那個古怪的東西被我的手指按了一下,竟然全身像水波紋似的動了起來。
然後,那個透明的「人」快速的移動到我緊鎖的門上,竟然就不見了。
我呆呆的站著,害怕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想如果我有心臟病的話,我一定會當
場發作身亡的。
因為我剛才所看到的那一切太不可思議了。
那個透明的東西難道就是人們常說的[鬼]嗎?
天哪,竟然還真的讓我遇到這種東西了。
我先是呆立胡思亂想了半天,全身害怕得不由自主的發著抖。
然後,我鼓起勇氣,做拚命三郎狀大聲亂叫著衝到門口又將手伸到了開關按鈕處,
然後順利的開起了日光燈。

日光燈亮起來後,我立刻又馬上退得離門遠遠的,緊鎖的臥室門還頂著那張椅子,
根本就沒有移動過的樣子。
我呆呆的仔細觀察了門半天,因為那個透明的東西就是移到那裡就消失的。
確定門那裡沒有什麼透明體了,我又馬上緊張的環顧臥室的四周,我害怕那個透明
體還在我的周圍。
然後,我又鼓起了勇氣,上前小心翼翼的用腳試探的踢那張椅子,椅子除了被我踢
幾下後竟然翻了,其他沒有什麼異常的。
於是我帶著滿腔的恐懼搬開了椅子,將手顫抖的握向臥室門上的門把手,感覺也沒
什麼異常後,摒住呼吸咬緊牙關轉動門把,打開了臥室門。
迎面而來一陣寒冷,外面的客廳一片漆黑,我什麼都看不見。
那透明體說不定就在客廳黑暗中的某處啊!
我恐懼的想著,不知該不該出來將客廳的日光燈也開起來。
客廳的日光燈的開關按鈕竟然是在我家主門的門口旁邊,這樣安排是為了晚上進門
時方便開燈。
可是,從我的臥室門走到主門門口起碼要10步左右,在現在這種我已經快害怕的哭
起來的情況下不要說在這黑漆漆的客廳裡走10步了,就是連踏出一步到黑暗裡我也
不敢啊。
我發抖的站在臥室門口,腦中又混亂又清醒的都在想:
「怎麼辦?怎麼辦?我要不要去開客廳的燈?」
黑暗中的客廳寂靜無聲的非常正常,好像根本就沒有其他東西存在。

我再次鼓起勇氣,捏緊拳頭渾身顫抖的朝黑暗的客廳裡踏出了小小的一步,然後
立刻停下瞪大眼睛到處看,豎起耳朵仔細聽,確定一切正常後,又再緩緩的邁出第
二小步。
很快,我整個人被融進了黑暗之中,客廳除了我的喘息聲外,沒有其他任何聲音。
我在黑暗中熟悉的朝門口方向小心的走去,冷汗不停的從腦門上滴落下來,我已經
是極度的恐懼了。
眼前一片黑暗,以前感覺那樣溫暖的家現在在我看來是如此的可怕,好像地獄一樣。
終於,我在黑暗中隱約感覺自己已經走到客廳門口旁的開關前了,立刻伸出了顫抖
的手小心的在墻上摸索尋找著開關按鈕,這個時候我緊張的心跳都好像沒有了,生
怕自己突然又摸到冰涼涼的東西。
也不知道快哭的我在黑暗中摸了多久,終於我摸到客廳日光燈的開關按鈕了,我如
釋重獲的鬆了一口氣,狠狠的按了下去,客廳裡明亮的日光燈立刻開始的一黑一亮
的閃爍啟動起來了。
就在日光燈閃爍著一黑的時候,我看見了就在我的面前的門上,竟然有一個發著淡
淡螢光的正面人形輪廓。
日光燈一亮那個螢光人形又迅速消失了,日光燈一黑那個可怕的人形又出現了。
我立刻什麼都不管了的尖叫起來,全身一軟,竟然癱坐在地上了,日光燈啟動的
閃爍很快就完了。
當我腦子被嚇得一片空白坐在地上後,日光燈已經正常的將客廳照的明亮極了。
被嚇得癱在地上的我還沒3秒鐘又立刻清醒過來,我用盡一切力氣害怕的狂喊著爬起
來往臥室跑去,然後將臥室門緊緊的關上,又用椅子頂上,最後蹲在臥室的角落裡
雙手捂著耳朵瞪大眼睛不顧一切的用有生以來最尖最刺的聲音狂叫著。

終於,我從惡夢中驚醒過來,看見了朋友關切的臉,我先是吃了一驚,然後才反應
過來我是在朋友的家裡。
昨天半夜由於我的尖叫聲吵得這棟大樓的鄰居都不能安寧,他們先是敲我家的門,
可是我怎麼敢去開客廳的門呢?
那個[鬼]就在那裡啊,我只能在臥室裡大叫「救命」,他們趕緊打了110。
110的警察來後迅速的撞開了門,衝到了臥室裡,他們看見我頭髮散亂的蹲在角落
裡雙手亂揮的好像發了瘋一樣,其實那時我已經被嚇的精神快要崩潰了。
我是一邊大叫著快離開這裡一邊衝出了家門的,門外圍著一大群的神情疑惑的鄰居,
我是在警察局打電話給朋友的,因為我怎麼也不敢回家了。

朋友見我醒來,關切的問:「好點了嗎?」
我坐了起來滿臉驚恐的點了點頭,我的思緒還沒有從昨晚的可怕事件中掙脫出來,
滿腦子都在閃現那個可怕東西。
我突然問朋友:「世界上真的有鬼嗎?」
已經知道我情況的朋友先是呆呆的看著我,然後安慰的說:「不要想太多了。」
「有鬼嗎?」,我瞪大眼睛追問。
她的臉色一下子嚴肅起來,沒有回答我。
「到底有沒有啊?」,我有點歇斯底里了。
朋友望著我緩緩的說:「這個問題我先不回答你,我帶你去見一個人吧!」

朋友帶我去見的那個人是個叫[張教授]的乾瘦中年男子,也不知道這個稱呼是他的
名字還是他的身份。
張教授聽了我昨天晚上遇到的情況以後,決定跟我去我的家裡看看。
我一聽要回家,立刻搖頭說打死也不回去了,朋友忙勸說張教授是這方面的行家,
聽他的沒錯。
而且你不可能永遠不回家啊!
我想想也對,於是便硬著頭皮跟著朋友和張教授回家去了。

到了家門口,我看見門竟然大開著,立刻又害怕起來了。
但是隨後一想,對了,昨天晚上我衝出家門後就不敢回頭了,不知情的大家以為我
幹什麼呢,全部都衝出去追我了,搞得門都沒關。
仔細一看門已經損壞了,這才想起昨天門是被警察給弄開的。
張教授看見門開著,奇怪的望了我一眼,我連忙解釋:
「昨天出事後撞壞了關不上。」
他點了點了頭就徑直走進去了,朋友也跟了進去,就我一個人站在外面,我可不敢
再進去了啊。
朋友見狀立刻說:「沒事的沒事的,有張教授在不用怕。」
我還是害怕的搖了搖頭不敢進去。
最後張教授說:「進來吧,白天它們不敢出來的。」,我才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家裡的一切東西還是老樣子,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樣,但是我卻感到了從來沒有的陰森。
張教授開始察看我的所有房間,我在一旁疑惑的問他:「世界上真的有鬼嗎?」
張教授嚴肅的點點頭說:「有的,而且每家每戶都有。」
「每家每戶?」,我奇怪道。
「是的」,張教授仍然嚴肅的回答。
「每家都存在著鬼,鬼的數量是按家裡的人口定的。
 你這裡只有一個鬼,因為你是一個人住的。」
「真的假的?」,我感到一陣寒冷了。
張教授笑了笑問:
「你有沒有在半夜關燈了以後感到有個東西壓在你身上讓你不能動彈?」
我驚訝的問:「咦?你怎麼知道的?」
張教授微笑的回答:「哈!那就是鬼壓在你身上吸你的陽氣呢。」
「陽氣?」
「是的,我們每個活人都有陽氣,陽氣沒了,人就死了。
 鬼吸你陽氣的目的是因為它們靠活人的陽氣才能活,就好像我們活人每天要吃飯
 一樣,它們每天都需要吸活人的陽氣的。」
我聽得吃驚的張大了嘴。
我的朋友問:「那鬼在家裡的哪裡啊?」
張教授指著門回答:「在門裡,因為門背後是陰暗潮濕的地方,合適鬼的生存。」
我這才明白自己為什麼兩次都是在門或者門旁看見鬼了。
張教授又接著說:
「鬼是怕光的東西,它白天躲在門背後躲避陽光,晚上等你把燈全關了再出來吸你
 的陽氣。
 你們在白天靠近門的時候可要小心了,千萬不要在門旁逗留時間太長,因為門背
 後的鬼會趁你靠近門時用力吸你的陽氣,被吸陽氣時你會感覺到脖子或者身後突
 然涼嗖嗖的。」
聽到這裡我恐懼的點了點頭,因為我有過這樣的經歷。
「其他方面要注意鬼吸你的陽氣也很多,比如你晚上回家開門時,屋裡因為沒有開
 燈所以是黑暗的,其實那個時候鬼已經在守在門口等你了。
 記住,門開了以後千萬不要把頭探進去在黑暗裡找開關,因為守在門口的鬼會乘
 機撲向你對準你的口鼻吸你的陽氣,這個時候你會感覺到一陣冷風撲來。
 特別注意的是晚上關燈睡覺了以後,鬼吸起人的陽氣來更猖狂,你千萬不要仰著
 睡,不然它剛好趴在你的身上對準你的口鼻狠吸。
 如果你晚上睡覺會感到喘不過氣來,那就是鬼在吸你的陽氣了。
 一般一個正常人被鬼連續不斷的吸上個三,四年的陽壽就差不多完了,就算不死
 身體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有沒有辦法防止呢?」,我近乎絕望的問。
「有,當然有」,張教授繼續耐心的回答
「因為鬼在白天是躲在門背後的,你只有找對了它躲的門,然後又燈光一直照著那
 扇門,它就不敢出來了,因為它是怕光的。
 但是,這個辦法也不能絕對保證鬼就不來吸你的陽氣了,因為在日常生活中你總
 有疏忽的時候。
 就像我剛才說的你白天出門晚上回家了,屋裡的燈沒開,而你探頭去找開關,鬼
 就會趁那麼點時間用力吸你的陽氣的。
 或者你白天不注意老是站在門的旁邊,這也是給鬼吸你陽氣的大好機會了。
 還有你也不能保證每天晚上都不停電,只要哪個晚上停電了,你放在門前照門的
 燈一滅,鬼還是會出來的。
 反正,你要處處小心就是了,鬼會利用一切機會來吸你的陽氣的。」

等張教授把鬼的一切說完後,已經是傍晚了,房間裡的光線可是暗了下來,我開始
害怕起來了。
張教授卻說:
「咱們就在這裡坐到天全部黑下來,看看鬼是怎麼樣子的,別怕!有我在啊!」
於是,我和朋友,還有張教授就真的一直在客廳裡坐到天全部黑了為止。
我望著眼前一片漆黑,不由的毛孔悚然起來,還隱約感到陣陣寒冷意。
「你去開燈試試。」,黑暗中張教授對我的說。
我一聽,猛吸了口氣,咬緊牙關朝門口開關走去,快接近開關時,突然我感到一陣
陰風迎面撲來,我的臉上立刻有涼颼颼的感覺。
我害怕極了,因為我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我立刻想退回去,可惜來不及了。
我感到身體被一個陰冷的人緊緊抱著,有涼絲絲的冷風往我的口鼻使勁的吹著,我
感到了一陣眩暈。
就在此時,張教授突然衝上前來,一把打開了日光燈,又在日光燈啟動時的閃爍下
,我吃驚的看見一個透明的散發著淡淡螢光的「人」正緊緊的抱著我。
它的嘴巴正對著我的嘴巴,我還看見了嘴巴之間竟然連著一股黃色的線條,這一定
就是陽氣了。
那個「人」被日光燈突然這麼一閃,立刻鬆開了我,以極快的速度飛進了門裡就不
見了。

那個晚上我還是不敢睡在家裡,睡在我朋友家裡。
結果我在我朋友家裡也發現了張教授所講的那些情況,然後我們也做了類似的實驗
,竟然也發現了她家也同樣存在那個東西。
所以在一個星期後,我又回到了家裡睡覺,但是現在我每天晚上都開著房間裡的所
有燈,因為我害怕看見那東西,害怕那東西再出來吸我的陽氣了,我的朋友也是這
麼做的。
所以在這裡我希望大家也要多多小心才是。小心門後的鬼啊!真的要千萬小心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 的頭像
企鵝

企鵝碎碎唸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