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尚厚是一個全職鬼故事寫家,對於寫鬼故事這一行業的人來說,時間大多是顛倒的。

他們白天睡覺,晚上工作,一個腦系科醫生曾說:

「晚上腦激素分泌緩慢,心平氣和,利於創作。」

但是在靈異學的角度來說,夜裡,尤其是12時之後,陰氣較重,寫出來的鬼故事也更加真實。

其實寫鬼故事這一行業,考驗的更多是寫家的膽量。

例如汪尚厚的一個同僚,在半夜寫鬼故事的時候,突然有人敲他家的門,那個同僚後來嚇瘋了,

其實敲他家門的,只是隔壁借水的鄰居,而事實就是這麼誇張!

汪尚厚畢業於南部某所著名大學,學的是師範專業。

然而在如今這個萬事靠門路的年月,找個工作對於汪尚厚這種無門無路,空有一身才學又不會

低聲下氣的人來說,變得很難。

他選擇鬼故事寫手這一行業,純粹是出於被迫無奈。

人畢竟是要養活自己腸胃的,汪尚厚從來都不相信世間有鬼神這種東西,儘管他也是在夜間創作

,可是他卻從來沒有過恐懼感。

但是後來的一件事,徹底改變了他的一生!

2005年的一個夜裡,月亮很高。

汪尚厚住在一所大房子裡,他寫作的地方在最深處的書房,一所八十多平方米的老房子裡,只有

他的電腦螢幕發出森森白光。

後半夜,天氣變得炎熱起來,汪尚厚起身打開窗子,一股刺骨的冷風吹進來,那風彷彿不屬於這

個仲夏的夜晚,彷彿來自北極。

汪尚厚下意識的又把窗子關上,坐回到電腦桌前,剛才的創作靈感,已經蕩然無存了。

汪尚厚伸了個懶腰,看見自己的QQ依然掛在線上,汪尚厚電開QQ的企鵝圖標,看到空空蕩蕩的

好友欄裡,只剩夏一個好友了。

那個好友似乎是一家網絡廣播台,因為好友頭像底下寫著一行字 -- 808網絡廣播。

『什麼時候把他加進來的?』,汪尚厚輕輕的自言自語。

打開聊天窗口,給他發了一個『你好』的消息過去,然後又繼續自己的創作。

汪尚厚正在寫的鬼故事,也和電台有關,故事的名字叫做《電台驚魂》

故事裡,男主角在一家發生過命案的電台裡工作,那家電台白天播放音樂節目,到了晚上,則成

了冥界的廣播中心......

正當汪尚厚構思的時候,突然音箱裡傳出QQ回覆時特有的清脆的嘟嘟聲。

『這麼晚還有人盯崗?』

汪尚厚換出聊天窗口,看到那家808網絡廣播的回覆信息,『你好,要聽廣播嗎?』

汪尚厚覺得很好奇,考慮了一下,看看表,已經凌晨4:32分了,這座房子的隔音又不是很好,

於是汪尚厚找來一副耳機,插在音箱上,回復到『謝謝,要』。

但過了很長時間,對方始終沒有回覆,也沒有發來收聽地址。

汪尚厚覺得可能是對方的值班人員在和自己開玩笑吧,這麼晚了,哪還有什麼廣播?

於是他又低下頭,繼續寫那篇鬼故事。

故事中的男主角,在夜裡收到電台打來的電話,對方是一個蒼白的聲音,那個聲音問男主角:

『要聽廣播嗎?』

男主角說:『要』

對方的話筒裡傳出淒厲的哭聲......

當他寫到哭聲二字的時候,突然手機響起來了,汪尚厚下意識的打開手機,看到手機上的時間

是4:44分44秒。

手機裡傳來一個女人的哭聲,那時淒厲的哭聲,動盪蕩的聲音,那聲音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

在哭聲的音量急速升高的同時,汪尚厚趕忙把手機關掉。

可是自家客廳裡的座式電話也隨著響了起來,汪尚厚跑到客廳拿起聽筒,依舊是淒厲的哭聲,

汪尚厚趕忙把電話線拔了下來。

就在這時,哭聲從書房傳出來了,汪尚厚判斷那聲音是從耳機裡發出來的。

那聲音透過耳機,發出斯斯的嘈雜聲,而那副耳機,像要爆炸了一樣。

汪尚厚跑回書房,想關上電腦。

可是他看到,在書房的電腦桌前,坐著一個人,那個人的腦袋上長滿了頭髮,穿著白色的衣服,

一雙如骷髏一樣的手,放在計算機鍵盤上。

他看到汪尚厚,抬起頭,露出一張沒有五官的臉。

『要聽廣播嗎?』,他問到。

第二天,汪尚厚在床上醒來,電腦依然開著。

他趕忙打開QQ,發現QQ好友裡根本沒有808廣播電台,word上,依舊是昨天未完成的那篇

鬼故事。

汪尚厚用了一個上午,把故事收了尾。

一個星期後,汪尚厚在相鄰的城市得到了一份中文教員的工作,從那以後,他再也沒寫過一篇

鬼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企鵝 的頭像
企鵝

企鵝碎碎唸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