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詩經·國風·邶風 擊鼓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於以求之?於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這首詩沒有華麗的語言,沒有鋪張的修飾,然而淡然中緩緩道來的誓言卻震撼每一個人;
轟轟烈烈也許是愛情的開始,但祥和總是愛情的歸宿。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看似簡單,千古以來真正做到的人又有幾個時間飛逝,
青春老去,身邊卻有一雙可以握住的手,這也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第二、詩經·國風·召南·關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冒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樸實而直接,沒有矯情的掩藏;對於美麗女子的渴慕自然流露,求之不得的淡淡焦躁,
想像未來時的喜不自禁,讓每一個暗戀中的男子或女子都可以在這首詩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第三、詩經·國風·秦風·蒹葭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這首詩之所以傾倒眾人在於它用虛幻而絕美的景色代替了愛情的描寫;
所有熱烈的追求,焦急的渴望與艱辛的等待都化在一片水霧迷茫中;
淡淡的憂傷和著蕭索的秋後,讓人不由自主地迷失。
偶然間想起神話的歌詞「風中搖曳爐上的火,不滅亦不休」,
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不滅亦不休」,但是的確如同「風中搖曳爐上的火」,
飄搖而難以捉摸。



第四、摸魚兒/元‧元好問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蕭鼓。
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
山鬼自啼風雨,天也妒。
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邱處。

這首詩流傳最廣的應當是「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但帶給我雖大感動與震撼的確是「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世上也許有很多人適合自己,但是只有一個人能夠與你終身相伴,朝夕相守;
若是沒有他,你的世界便會寂寞許多。
萬里層雲,千山暮雪,浩淼世界中何去何從?
每每讀到此句,心中無限淒涼。



第五、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宋‧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崗。

人們或許對於「十年生死兩茫茫」這一句更為熟悉;但在我眼中,「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白日苦苦思念不得,夢裡際會,
卻看到夫人臨窗裝扮,如同十年前一樣;舊時的溫馨重又回來,十年的思念一時間齊上心頭
,欣喜與悲傷,不知哪一個會多一點?



第六、離思/唐‧元稹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關於這首詩,不想再說些什麼;「曾經滄海難為水」,古往今來能真正做到的也許為零,
也許我們不得不承認一個人可以愛上不同的人,但是還是讓我們回憶一下理想中的堅貞與執著。



第七、詩經·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
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
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許多愛情詩歌都充滿惆悵,桃夭的歡快讓人不由自主地跟著微笑;
現在的人也許對於婚姻嗤之以鼻,然而沒有婚姻的愛情如同風中飄搖的風箏,
讓彼此缺少溫馨與踏實。
很多女生喜歡看婚紗,憧憬著有一天自己也能成為幸福的新娘,
在桃花盛開的灼人粉色中享受幸福美滿,這就是桃夭帶給我的感動。



第八、鵲橋仙/宋‧秦觀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距離不會割斷愛情」這句話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人否決,看著有人因為距離而分手的時候,
就會想起這首詞。
關於永恆和瞬時擁有,不想在這裡討論,只希望朋友們讀到這首詞時,
能夠喚起心底最原始的對於愛情的感動。
最後,仍然希望世上的戀人們能夠擁有朝朝暮暮的結局。


Posted by 企鵝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