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住家鬼故事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之前我一直以為我並不喜歡小孩子。

然而隨著林蕊肚子的日漸隆起,我卻漸漸也有了一種將為人父的欣慰感。

這種感覺十分奇妙。

仿佛一件出於自己的藝術品將要誕生於世,禁不住的憧憬與沖動。

日子在盼望中喜悅著,可是有一天發生的一件事卻在這種喜悅之中,

略略蒙上了一層陰影。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的時候,我的表姐曾經失蹤過。

那是盛夏的一個傍晚,家人都去庭院裡乘涼了,於是,諾大的兩層小樓空空蕩蕩,

只剩我與表姐兩人。

“我們來玩捉迷藏。”,她說這話的時候,我正站在走廊下,看著夏日的余晖穿過屋檐

斜斜地照在她的臉上,半明半暗。

“一、二、三……”,當我數到100時,我從廊柱上抬起頭,開始滿屋子地找她,客廳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對夫婦在兒子滿三歲時,替他拍v8作為紀念。

三歲的小男孩十分開心的在鏡頭前跳來跳去........

那對夫婦也沉浸在幸福的愉悅當中......

而沒注意兒子的不對勁......

就這樣,那個三歲的小男孩跳著跳著就死了........

一年後,這對夫婦在兒子忌辰那天,把V8拿來看,以解思子之苦。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六月份從大學畢業之後,我就不得不搬出了學校的宿舍。
在離開宿舍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見宿舍樓著火了,我拚命地向外逃。
人家說夢都是反的,現在看來果然是如此,其實我根本不願意離開那裡。
我有一個好朋友叫做陸凱,是本地的學生,家就住在城市邊緣的郊縣。

他告訴我,他離開宿舍之後會回家去,如果我暫時沒有地方住的話,也可以去他那裡。
一年前的夏天,我曾經去過他的家,那是一個相當悠閒的地方,所有人彷彿都過得安閒而輕鬆。
陸凱的父母是一對相當隨和的老人,對我也很親切,這一切都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所以我雖然並沒有立即答應陸凱的邀請,但卻已經在心裡做了決定,無論畢業之後情況如何,
都一定要先到那裡去住上一段日子。
陸凱是早我三天離開宿舍的,他的論文是全班第一個通過的,早早的便離開學校回家去了。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和小陳是從小一塊長大的老朋友,他左手臂上有個奇怪的十字形疤。

我小時候就見過了,據他說那是個胎記,出生時就有的。

這樣的胎記雖然少見,但是多年的相處,我也早就見怪不怪了,直到那年暑假……

升高二那年暑假,有一天,我去小陳的家裡,當時只有他一個人在家,父母和

姊姊都外出工作了。

我看見他拿著戶口名簿,問他做什麼,他說待會警察要來查戶口。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人租房子住要小心,不止要注意自己要租的房子,還要注意鄰居……。

  我叫育嘉,我是個女大學生,半工半讀,因為不喜歡住宿捨,所以就出來租房子住,要離學校近又要便宜的房子真的很難找,不過,最後我還是很幸運的找到一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房子,重點是很便宜!符合我的要求。


  房租、押金我繳給房東後,我就搬進去住了。


  我搬進去幾個禮拜後,這棟公寓的鄰居我都大略看過,但是唯一我沒看過的就是在我房間窗戶外對面的那戶人家,他們白天都好像沒有什麼動靜。

  可是晚上的時候,對面那戶人家的窗戶燈都會亮整個晚上,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只是,讓我想不通的事情,是我每天坐在書桌上看書時,我都會看到那家窗戶上面的影子好像是在吵架一樣,還有東西飛過來飛過去的好像是在摔東西,而且他們平常也很少出沒,也可以說是根本沒看他們出來過,不過,這不關我的事情,我還是專心準備考試比較好。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很真實的故事!

是一個朋友告訴我的,自從聽了這個故事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獨自上過樓!

某人是一個愛喝酒,貪圖美色的男子。

他獨自住在一棟樓的六樓,他整天在外面喝酒,每天都喝到很晚才回來。

一天晚上,他又喝到夜裏才回來,他喝的醉醺醺的,完全不醒人世,他獨自

上樓去了。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朋友BB住在柴灣某大廈內,升降機是很舊的那款。

有一天八時左右,BB回家,她進入升降機後,她立即按廿一樓,等了一陣,只是到三樓。

突然她看見升降機的門反射,她後面有一個影。

她非常害怕,不夠膽向後望,只好狂按廿一樓。

此時只是到了十一樓,她突然向後望,見到一個女的紙紮公仔向她笑。

升降機在十三樓停下,門一開她就走出去,走樓梯跑到十九樓,看見有一個婆婆在拾垃圾。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家』這個故事的大意, 我想大家都應很熟悉!

是這樣的......

聽說( 由於太多人說了) , 亡者在去世後的第七天, 靈魂會回到家裡看看家人耶!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小時候, 我是和爺爺奶奶一起睡的, 一直到我七歲那一年, 我爺爺就去世了, 留下

我奶奶一人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慵懶的躺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節目的播出,突然間,身旁的電話響了起來,我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將它接起,傳來了皓哲的聲音:
「小玄!我和阿輝半小時後,會一起去你家找你,你先不要出去喔!bye~」
話一說完,皓哲便掛上了電話,我則繼續看著電視,等待他們兩人的來臨。

半小時後,門口突然傳來激烈的敲門聲,讓我不禁露出疑惑的神情走到門口,手順勢將門打開察看,結果看見阿輝傷痕累累的站在門外,神情彷若受到什麼驚嚇似的,於是我先將他帶到沙發上坐, 再緩緩的問他:「發生什麼事了?對了!皓哲呢?」

阿輝先吞了一下口水,才吞吞吐吐的對我說:
「我們剛才..不小心出車禍了,皓哲他..他..他死了!我因為只有擦傷而已,所以趕緊跑來跟你說這件事。」

「這..怎麼可能呢?」,我不可置信的看著阿輝。

「我也不願意相信啊!可是..皓哲他..他真的死了!」,阿輝忍不住露出悲傷的神情低著頭。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發生在高雄縣的真實故事。

有個從事養殖業的家族,老父過世時,請了風水師,將父親安葬在他家漁塭

附近的一個角落。

幾年過去了,生活一切如常。

有一年,漁塭主人跟往年一樣,將魚苗放入父親墳墓旁的漁塭裡飼養。

往後幾天,在餵飼料時,都看見魚兒在水裡游來游去...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孩時,最喜歡聽林伯伯講故事。

而他為人是鄉里所肯定,視助人為平常,總是無怨無悔不遺餘力,出殯當天,幾乎出動

全部鄉民為他舉行哀悼儀式。

只是,當時辰已到封棺之時,棺木前林伯伯的長子連求九杯問候可否封棺,竟全然陰杯,

只好叫林伯伯最心疼的長孫,前來數次求杯,但亦難擲笑杯。

最後家人紛紛前來輪流求杯,時間一刻一秒的過去,里長及其好友也前來訴說些讓林伯伯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源:http://bbs.nsysu.edu.tw/txtVersion/treasure/marvel/M.869275167.A/M.1036940128.B.html  

我讀國小二年級,放暑假的時候,因為我爸爸工作的關係,所以我們全家人都搬到高雄。

那個大廈很大,我們就住在六樓。

那個新房子以前沒有人住過,所以我就和爸爸去,從晚上十一點開始打掃,一直到凌晨兩三點。

我正在拖地的時候,就看房門慢、慢、慢、慢的開起,然後我抬頭一看,看到一個穿紅色衣服、紫色的褲子、頭髮捲捲的、鼻子尖尖的女孩子。

我看到她,我以為是小偷,我就對著她看,她也對著我看,這樣差不多對看了兩分鐘。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個鄉下來的女孩子,是班上的超級資優生,因為成績優異,所以高中畢業後,被准許保送到臺北某個出名的大學就讀。

鄉下的女生既清純又純樸,哪比的起台北女生的時髦與流行,所以她常是同學的笑柄。

經過一年多的耳濡目染,她也成為一個愛打扮的女孩了。

本來臉蛋就不錯的她,打扮起來更是吸引人,使她成為很多男生追求的對象。

而她也交了一個名門世家的學長,兩人陷入熱戀。

因為彼此實在太相愛了,他們終於發生了進一步的關係,女孩子也懷了孕。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個故事是發生在我阿姨的家.....

阿姨目前從事理髮業,雖然收入不多,但再加上姨丈的薪水,生活也無憂無慮,但自從

他們搬了新家後,不幸的事情就開始發生了....

一開始是姨丈突然間中風(姨丈目前才50出頭),當然家中的經濟負擔也就落在阿姨的

肩上,但奇怪的是自從搬到新家後生意確出奇的好(這也是日後阿姨一直不肯搬家的緣故)

,家中的經濟也得以舒解,過了不就後(大約距今三、四個月左右)又有不幸的事發生了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星期天的街上到處是人,特別是商業區,文權小心地扶著妻子,生怕被人碰到了。

文權的妻子小珠,用雙手捧著她那個大肚子,在人群中慢慢走著。

小珠就快生寶寶了,三個多月前,文權帶她去做超音波檢查,特意托朋友找了熟人,那個做超音波檢查的
醫生告訴文權,小珠懷的是雙胞胎,不過看不清性別。

後來文權又帶著小珠去做過幾次超音波檢查,醫生始終都說看不清胎兒性別。

文權心里想,怕是那醫生不想對他說吧!

其實,文權不知道,醫生自己的心里都是很奇怪的,因為他在給小珠做超音波檢查時,面對著面地盤坐著,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扣~扣~」,每當凌晨三點時,他都會聽到有人敲打著東西,但是他卻不曾去

探索其原因,認為只是風吹打窗戶的聲音,對於這種現象完全置之不理,覺得只

是自己多疑。

直到有一天,那聲音如往常般在凌晨三點時,又迴盪在空氣。

此時他恰好因為尿急,必須走到廁所去。

於是他走出了臥室,來到廁所前的走廊,卻發現倉庫裏的一面鏡子,竟斜靠在走廊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夜裏,從噩夢中醒來,他哆哆嗦嗦地用手摸索著牆壁,希望能找到電燈的開關。

可是平常很熟悉的按鈕現在卻怎麽也摸不到了。

該死!他咒駡著,小心地拉開被子一角,往外瞅。

月光還算明亮,正對著月亮的是一層玻璃牆,所以能看清大半個屋子。

桌子還是那張桌子,椅子還是那把椅子。

似乎沒有什麽變化,他呼出一口氣,把蒙著頭的被子拿下來,沒有注意到床頭的布娃娃露出的詭異笑容。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和家人現在住的屋子大約是在二十年前建的(這是房東某天無意中提到的)。

我們已經住在這七年了。

我們家有個地下室,台中很少有這種房子。

而漸漸地,我家裡的人感覺到樓梯間裡存在著〝某種東西”。

我家的狗從來不願下樓,連我也只有下去三次過。

每一次,我都感覺到有陣怪霧籠罩著我,而且有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記得大該是4-5歲的時候吧
那時候我的身體很差..常常作惡夢
那時是住在公寓4樓
我跟我媽睡在同一間房間裡
我當時睡到一半的時候好像聽到我媽在叫我
於是我轉頭看看我媽.

發覺他還在睡..(還打呼)
當時我腦袋空空的
聽到窗戶外面有聲音
當時沒有想那麼多
就彎起腰來看看窗戶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