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老是感覺不太對,覺得頭昏,而且昏起來是那種感到四週一片漆黑的那種。

大概是榕樹下的鬼故事看多了吧!

這只是一種自嘲,或者是自我安慰。

這頭昏還是照樣發作。

聽隔壁王大媽說,某某醫院有個韓醫生,是中醫科的,看了效果特別好,

而且,人人都願意去那裡看病,西醫科倒反而被冷落了呢。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從論壇上轉錄下來的一篇『特殊』文章,似乎是出自某警校鑑識組的教材
企鵝將之重新編排整理,給想當恐怖或推理小說作家的網友們作個參考 QQ


屍冷
人死後産熱停止,屍體熱向周圍環境放散,直到與環境溫度相同。
屍冷的進展取決于環境的溫度、屍體衣裝情況、屍體內熱量和死亡原因等。
在春秋季節的成年人屍體,室內每小時大約下降0.83度、水中屍體每小時下降3-4度;
在高溫季節的室外屍體,死後幾小時內屍溫還能上升。
據國內的屍溫研究報告,死後4-5小時內,屍體內産生熱尚未完全停止,屍溫平均每小時
下降0.58度;死後5-16小時,産熱完全停止,屍溫平均每小時下降0.97度;死後 16-24
小時,因是屍溫與環境的的溫差縮小,屍溫下降變慢,平均每小時下降0.54度。

文章標籤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證據都表明,對這個案件的偵破不是和人在打交道,而是在和鬼打交道。

寫什麼呢?如果寫專案組活見鬼了,估計省局的領導是不會滿意的。

倒了杯茶,李敏握著有點發燙的茶杯猶豫著。

好在報告過明天才交,有的是時間趕。

所以她索性點開Internet,掛上QQ,在網絡上放鬆一下。 

看了會股市新聞,她的QQ開始跳了。

文章標籤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上次王娟兇殺案到現在有三個多月還沒有找到什麼線索,案子破不了,誰都覺得不是味道。

同樣的案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連續發生,又是同一地點同一狀況,而且是同一樣的無頭無尾,

讓每個人都覺得憋著股火。

刑警老楊摸著自己發亮的額頭說「真他媽活見鬼看來這個月的獎金又泡湯了

李敏無奈地搖搖頭。

北窗外大槐樹上的枝葉也在隨風飄動。

文章標籤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桌上的白蛇已經發硬。

歐陽春沒舍得隨便扔掉,找了把鏟子,把蛇埋在院心的花壇裡了。

沒過多久,湯爺爺也回來了。

大家都對湯爺爺沒留院休養很驚訝,王股長無奈的說:「他硬要出院,我們也沒辦法。」

湯爺爺卻誰都不理,只拉著歐陽春問:「都弄好了嗎?」

看到歐陽春點頭,湯爺爺這才如釋重負一樣。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大學生幾乎有點感動,眼睛裡濕乎乎的。

當花落無聲提出見面的建議後,她竟毫不猶豫就同意了。

當夕陽的餘輝在西方留下一抹陰森的暗紅時,黃小潔在校門口見到了花落無聲。

花落無聲站在一棵碩大的槐樹下,蒼白的皮膚印著英俊的臉龐,冷酷的氣質有如一個殺手,

足以令任何一個女孩砰然心動。

黃小潔驚詫他英俊的相貌同時,也很奇怪在她熟悉的校門外怎麼突然多了一棵大槐樹?

文章標籤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姥姥家在一個偏僻的小村莊,60年代,這里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故事。

直到現在,發生故事的地方仍是乏人問津。


那是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村裡有個年輕的小媳婦叫菊花。

菊花生得如花似玉,只可惜丈夫早死,她又不明不白地被人扣上了一個“老破鞋”的稱號。

“老破鞋”的意思就是指女人不守貞操,作風不正。

為此,她每天被人推著去游街示眾,人們在她的脖子上掛了一雙黑色的破鞋,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源:http://bbs.nsysu.edu.tw/txtVersion/treasure/marvel/M.855652993.A/M.992626917.A.html    

自從檢察官侯寬仁在起訴太極門洪石和時,在起訴書上載明洪石和等犯罪集團,涉嫌利用「養小鬼」的方式,詐取被害人錢財。

一時之間,「養小鬼」這個原本祇在民間流傳的巫術,突然躍上全國媒體,儼然成為最熱門的話題。

社會報章雜誌上常聽聞有關養小鬼事件,其實養小鬼屬於養鬼術的一種,亦稱為控靈術。

在靈界裡,養小鬼是一種很陰損的法術,飼養者堅信會因為小鬼暗中相助,穫取一時的風光,一旦小鬼反噬,面臨的慘痛代價,絕對超出飼養者所想像到的。

一般而言,小鬼取得通常是未滿三足歲夭折小孩,或是胎死腹中的嬰兒及墮胎的嬰靈,無論如何取得都必須在死後七日內,利用符咒鎖住她的魂魄,使其附在柳木或桃木上,供飼養者驅使。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去年12月份我去鹿港玩,行經鹿港高中附近,我那時是要看『半邊井』。

走到巷內覺得很奇怪,今天不是假日嗎?為什麼遊客麼少?整條街竟然只有我

一個人,還是現在是晚上吃飯時間?

想想我真是落寞竟然一個人發神經來逛鹿港,而且今天又在下雨。

被細雨打溼的我,冷到一直在抖,嘴巴一邊詛咒朋友慫恿我來卻又因雨爽約。

當我又冷又餓蹲在『意樓』旁的一處民宅騎樓下躲雨時,我才發現........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一天,某間軍醫院送來一個因為意外而受重傷的軍官。

當他被送進急診室以後,醫生和護士們立刻替他急救。

一陣手忙腳亂之後,他的情況總算穩定下來了。

於是,他被送進五樓的加護病房以觀察病情。

到了晚上十一點左右,這個軍官的病情又急遽惡化起來,在一旁的家屬便立即按鈴呼叫值夜室的值班醫生。

醫生收到呼叫以後就立刻趕過去。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陸軍1642梯,新兵下單位在湖子電台(在林口),那兒挺邪門的曾經出過不少事。

尤其是通往各天線廠的路上曾經發生過不為人知的事。

就如通往大天線場的路上,我的學長在半夜2-4的衛勤上哨。

在小徑轉彎處(沒有人帶哨)毫無路燈下,在他右前方20m處的芒草上方,離地一公尺處,飄來四人扛的轎子,從他前方飄過,嚇得他拔腿就跑!

至於我也有遇過一次,那是晚上9:00的時候在大天線場站哨時,方圓500m的荒郊不可能有人,
更別說是女人會敢跟男朋友在那約會。

於哨所上方突然有一陣男女交談的聲音,我和學長同時聽到,立刻子彈上膛(因以為有人要搶槍械)、打開探照燈,巡遍四周都沒找到有人的跡象,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齊濤今年大三了,總是時間太多,樂趣太少,暑假臨近,齊濤不打算回家了,省得

天天被父母的嘮叨糾纏著!

於是和同宿舍的阿皮都在了學校,同大班的還有幾個女生為了考研也留在了學校,

偶爾大家在學校悶的發慌就—起打打撲克,去看看通宵錄像什麼的!

齊濤的常用語就是:「無聊呀無聊,沒意思呀沒意思,學習無樂趣,生活無激情,

也不知道人活著幹什麼,還不如去當鬼……」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於父母離異,琳從小就與奶奶相依為命,父母各奔東西,自組新家。

只是每月寄來足夠的生活費而已,從不關心琳的情況,後來,琳的奶奶病故了。

個性堅強的琳覺得這個城市再也沒有什麼可讓她依戀的了,於是獨自帶上行李踏上了去b市去找好友雨的旅行。

琳是在網上認識雨的,後來兩人發現很投緣,便開始通電話、通信,她們現在也可以算是莫逆之交了。

雨現在在b市高中讀高二,而琳剛上高一,雨的小叔在教育局當主任,於是琳就轉到了市立高中。

琳報到後很順利地就被分到了公寓樓的1301室,1301室在公寓樓的頂樓,而這個房間正是這層最靠邊的一個房間,儘管如此,琳還是很高興地接受了。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