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學校的女寢室一共有三棟樓,分別為一舍二舍和三舍。一舍共有七層,
我們就住在第六層,最上面的一層放著一些唱戲的道具和服裝........

走廊是很長很長的……長長的走廊靜的讓你可以聽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我常常都不敢大聲呼吸,生怕耳朵聽到相同的呼吸聲。

昏暗的四盞白炙燈發出微弱的燈光,晚上誰都不敢輕易出去,就算要倒水
或是..….都會找人陪自己去或干脆等明天。

我清楚的記得,雖說已經是夏天了,可沒到四點,天已經暗的不能在暗了。

窗外冰雹般的雨點不停下著,陰冷的風好像從地獄裡吹出來的。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通道裡頭很狹窄,聽得見有水從岩縫滴下來的聲音,看來這裡真的很古老,好像日據時代的戰備坑道

一樣,沒有任何光源,而遙遠的出口如古井中映照的月影一般朦朧。

我小心翼翼地朝光亮的方向前進,阿健和我都沉默不語。

到底幾點了?總覺得已經開了好久的車子,前方的洞口依然遙遠,好像整條隧道是一個被扭曲的空間,

我們像是爬在莫比斯環上的螞蟻,莫名其妙地走進了一個沒有出口的隧道。

這隧道就像小腸一樣蜿蜒曲折,那個似月影般朦朧的洞口,好像騙人一樣掛在原來的地方,而車子和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個多雲的下午,住在中部的網友,突然打電話來熱忱地邀請我去他家玩。

於是我和另一個彼此熟識的朋友約好,在周休二日的星期六開車下去拜訪他。

臨行前一天,我和他通了電話,確定行程以及路要怎麼走。

他告訴我說:

「他家住的比較偏僻,從高速公路下交流道之後,走省道轉新中橫,要走上幾十公里,然後走一條

 產業道路,要過一個長長的隧道,他家就在隧道出口附近不遠處,因為附近只有他們一戶人家,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兵時是在86旅,86旅有很多個瞭望哨,我就站過其中的五哨跟六哨,

六哨是沒什麼,但是五哨就好玩啦!

以前菜鳥的時候都要站下面幫學長把風,有時候學長無聊會下來一起聊天,

有一天當我跟學長在聊天的時候,突然我們兩個都沒說話,本來應該很靜的,

可是卻
在瞭望哨上面傳來一陣聊天聲!

挖勒@#$%,我們兩個人都在下面,那是誰在聊天啊!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某電台節目 "鬼故事熱線" 正接聽一位女聽眾來電。

節目主持人:

「你有甚麼恐佈經歷要和大家分亨?」

女聽眾:

「今天因為我家人全部出外旅行,只有我一個人在家,而家中各事務,

 亦要我獨力執行。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戲院是人流最多的地方, 亦是陽氣最旺的地方,

但在20年前的一個下午, 有一對母子, 兒子大約6歲左右,

正讀小學一年級, 在觀塘裕民坊巴士站下車後,

母親拖著兒子的手, 在附近四處逛街。


當兩人行到街頭一間戲院(x聲戲院), 兩母子不經意地行了入去,

突然兒子放開了母親的手, 在戲院大堂四處走動,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記得大該是4-5歲的時候吧
那時候我的身體很差..常常作惡夢
那時是住在公寓4樓
我跟我媽睡在同一間房間裡
我當時睡到一半的時候好像聽到我媽在叫我
於是我轉頭看看我媽.

發覺他還在睡..(還打呼)
當時我腦袋空空的
聽到窗戶外面有聲音
當時沒有想那麼多
就彎起腰來看看窗戶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幾年小弟考上中部某大學,初為新鮮人,對很多事情充滿期待。

九月初先去宿舍報到,去的前一天,室友已經先入住了。

我們住的是在文華路上的那間,前面有間福客多,宿舍名為:台X。

由於此宿舍目前還在,就不明講了‧‧‧

一間兩人套房,雖小卻五臟俱全。

第一晚要睡覺,我跟室友分別躺在上下鋪,關了燈。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源:http://bbs.nsysu.edu.tw/txtVersion/treasure/marvel/M.869275135.A/M.1128218603.B.html 

在服役時,有一次部隊遠行出任務,眼看著天色已晚,我們這一行人無法即時趕回營區,便被安排在附近的一個海防部隊歇腳。

由於我們是臨時決定借宿,故未能事先通知,所以這個海防部隊無法挪出空餘的臥室供我們寢臥,因此在離部隊數百公尺外的廢棄倉庫,便成為我們暫時的休憩處。

這個倉庫外面有一個廣場,平日供部隊操演及集會,在廣場旁還有一個大型的講臺,通常是提供給部隊長指揮部隊及長官蒞臨致詞時使用。

在這倉庫裏尚擺置了幾張床舖,可用來躺臥歇息。我們移駐進去,在裏面還隱隱可以聽到遠處海浪拍打岸石的潮聲,以及時疾時緩的風聲,雖覺陰寒了點,但由於平時都得接受部隊操演,故對於惡劣的生活環境,並不怎麼在意。

同僚們今天雖已忙碌了一整天,但想到不必急著趕回部隊報到,每個人的心情反而輕鬆不少,晚上遂在裡頭放縱作樂。有人喝著紹興划酒拳,有人聽音樂廣播哼歌,有人打橋牌,更有人抱著棉被大睡。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