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幹什麼!都老了管不動了是嘛!昨天晚上才送一個去禁閉室,今天就要擺桌請客了是不是!

你們眼裡連長跟二兵一樣菜是不是!」連長吼叫道‥「安全士官,廣播全連集合!」

「八零四通報!八零四通報!全連弟兄集合!全連弟兄集合!」

一時之間,連集合場上眾人走報,執星官忙著集合部隊。

「報告連長,部隊集合完畢!」

「全部給我蹲下,他媽的!連執星官也一樣!」連長站上了升旗台。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弟當兵的時候有一陣子在湖口支援

就是那個星光部隊飛機掉到營舍裡死了幾個的那個基地

也是那個裝甲車還什麼車翻覆押車軍官往生的那個基地

我們去的時候還有看到飛機掉下來那個燒焦的營舍

那個都還好

第一天從台中開車從半夜2.3點開到那邊快中午了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內…內衛兵…」

他嚇得手一滑,手電筒掉了下去,赫然看到草叢裡有一隻手…

鈴鈴!鈴鈴!安官處的電話又響起了。

「零四安全你好!」安官不耐地接起電話。

「學長,是我啦。」這次是大門衛哨較資深的衛兵搖的電話。

「側門是怎麼狀況啊?」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采多姿的五專生活,毫不留情的咻一聲就過去了。

畢業典禮熱鬧滾滾的場面,站在受獎台上的我 ,早已漠視了台下同期畢業生的

羡慕眼光和掌聲,反倒是腦海中歷歷浮現一幕幕和同學唸書、玩樂,在校園內

歡樂的時光。

驪歌的樂曲緩緩奏出,我的心中承受不了即將分離的苦痛,視線漸漸開始變得

模糊,最後台上和台下都哭成一片,再也沒有人在乎那一張畢業證書。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地點: 成功嶺旁..烏日第十一號公墓..(沒記錯的話)

這天下午..連長一樣帶著全連的弟兄一起跑歩..


由於這陣子連上士氣不佳..三千公尺跑的完的沒幾個..

標準時間內跑完的..
更是少之又少..

於是某天開始..連長不再帶我們跑三千..
改跑營區四號哨出去的山路..

四號哨出去是哪??  就是烏日第十一號公墓..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來源:http://bbs.nsysu.edu.tw/txtVersion/treasure/marvel/M.855652993.A/M.968339320.A/M.1128214765.A.html    


這是我聽來的,有關於判斷房子容不容易鬧鬼的方法‧‧

房子的東北角,俗稱外鬼門,西南角稱為內鬼門。

而東北--西南這條線,就是鬼線‧‧也就是震旦方向的線就是了‧‧

一般而言,大部分的房子在建造時,很奇妙的不會把門設在鬼門上。

有些房子在設計時,大門的設計並沒有避開鬼門,這樣的房子容易聚陰‧‧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嗎?”
我和刑事警察局的名法醫,楊日松博士認識十多年了,不止一次向他提出這個問題。
他都嚴肅地搖搖頭,然後補上一句:“靈魂可能是有的。”
楊法醫這樣說,自然有根據。
二三十年來,他相驗過一萬多具屍體,解剖過其中6000多具,加上檢驗內臟的數量,總共和兩萬多個死人打過交道,
曾經有幾次怪異的遭遇。

第一宗 -- “活見鬼”
台北縣三芝和野柳之間,有個叫老梅的地方,二十餘年前一名婦人因為家人得了急病,不慎失足溺斃。
楊日松追隨當時台灣省刑警總隊的法醫,也就是現在中央警官學校教授,葉昭渠博士前往相驗。
同行的還有檢察官和書記官。
驗了屍,他們到淡水吃過晚飯,喝了點酒,便在細雨霏霏的夜晚搭車回台北。
, , , ,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個故事發生大約十多年前,是真人真事,地點是眾多人喜歡的地方----戲院。

以前舊式戲院多數樓高二層,下層是堂座,而上層是超等。

在下層,以前戲院的廁所在銀幕旁邊很正常的,但是......

原來戲院的前身是很多人聽起來也覺得恐佈的殯儀館。

廁所的位置正好是以前放屍體的地方,所以每一個人上廁所也覺得陰森恐佈。

一天,一位中學女學生美玲和她的兩位朋友一齊去睇戲,大約過了一小時後,感到肚子不適,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由於某種原因,租過一套房子。

這套房子的租金低的讓人不敢相信,但是我住進去之後,發現周圍的人總是用一種

異樣的眼光看著我,而且還在我背後指指點點。

我非常的奇怪,終於有一天我拉住了看門的老頭,非要他告訴我真相。

他對我說:

「在我住進來之前,這裏住了一對情人。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源:
(矮矮/2004-06-27)台灣論壇-鬼話連篇-停屍間的抽泣,
http://www.twbbs.net.tw/32220.html 


那是高一的那年夏天,我騎電單車出了點小事故,左腳大腿骨折,住進了附近的N醫院。

開始的時候大腿被固定,動彈不得,只得乖乖地躺著。

過了不久,可以拄著拐杖走路了,雖然行走不便,可是由於沒有患病的痛苦,所以開始覺得無聊。

在整形外科有很多和我同齡的男人住院,我想這可能是暑假太放縱自己造成的吧。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那次是「長城十三號演習」,我們是屬於統裁部裁判組,我們連上一同演習

共有大大小小車四十輛,浩浩蕩蕩在南部參予統裁工作。

就在一次轉進時,由於部隊的移動必須是在晚上進行,我們在晚上1900開始從

屏東潮州開始往北移動,本來也沒什麼奇怪的。

大約晚上十一點多吧!大家都已經快睡著了,可是又不能睡,因為必須在第二天

早上0600以前在嘉義水上鄉集結完畢,我們的帶隊官忽然下令要部隊停車加油,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你們的情況,你們請來的陰魂可能是下面兩種之一,一種是地縛靈、另一種可能就是無法投胎
 的陰魂。兩種都不好惹,尤其是地縛靈,多是惡靈。
 這種亡靈大都因為在陽間有冤屈或被害,因此怨念不化,不願投胎,強留在冥界,但都被城隍限
 制在一定地域活動,不得越界,因此叫地縛靈。
 要是遇上的是這種靈,麻煩就大了,它一定要附身,被他附身的人除非能找到道行高的道士來收
 服附身的惡靈,否則難逃一死。
 但這種惡靈可不好收服,你想想看,它都敢違逆天意得罪閻王,不肯去投胎了,哪裡肯這麼容易
 被收服。
 希望你們這次遇到的只是一些陰魂,那只要做做法,跟它燒燒紙錢紙衣的,並燒些紙人給它作伴
 ,它們大都會離去....」

我聽了士官長這番解釋後,忍不住問他:「有辦法知道請來的是哪一種靈嗎?」

, ,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06/03 18:36 記者劉如儀、林翰廷、黃介亭/台北報導


鴻源巨頭劉鐵球,死後靈異事件頻傳,家屬開棺驗屍。
 
民國70年左右,說起鴻源集團幾乎無人不知,當時集團裡有三巨頭,沈長聲、劉鐵球、於勇明,打造出鴻源的一片江山,其中劉鐵球40多歲就得到心血管疾病突然往生。

經過15年,劉鐵球的屍骨竟然沒有腐化、甚至棺木都還使用罕見的銅鐵製造,讓劉家甚至是鴻源集團的運勢一蹶不振,家屬質疑是有人刻意用銅棺下葬,讓屍體無法腐化成為蔭屍,家屬3日開棺,也讓鴻源集團當年的恩恩怨怨再度浮上檯面。

偏遠的新店山區公墓,安葬了一位在民國70幾年、因為鴻源集團而打響名號的吸金高手劉鐵球。

15年過去了,劉鐵球的家屬卻突然要來開棺。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家人中有很多是在醫院工作的,他們都有自己不同的感受。
小時候,我就是在他們的講述中把膽子練大的。

奶奶(醫院裡的資深老護士):
那是個沒有星光的漆黑夜晚,我奶奶要去上12點過後下半夜的夜班。
走進醫院的大門,穿過一片開闊的草地,就是病房大樓了。奶奶見前面蹣跚地走著一位老婆婆的背影,而我奶奶,那時候是個中年女人,她憐憫地喊道:「阿婆,你慢點,我扶你一段吧!」卻不料,那老婆婆反而越走越快,眼睜睜地看著她走到一個小土包處就忽然消失了。奶奶不相信自己的眼晴,她左瞧右看,可前面分明既沒有樹叢更沒有什麼可擋之物呀?而那小土包,也只不過是草地上的凹凸不平之處。奶奶走過十幾步之後,不解地又回頭再望望,只見小土包處立著那老婆婆的背影,手上卻拉著個小男娃,匆匆地往醫院大門外走去。
上了病房的三樓,迎面聽見一間病房內傳來陣陣哭聲,進去一問,原來是一個小孩因心肌炎引發心臟衰竭,搶救不及剛剛死了。看著病床上孩子的屍體,再想想方才老婆婆手中拉著那小男孩的身影,奶奶低聲問家屬:「孩子的奶奶在嗎?」一個女人帶著哭聲說:「孩子他奶奶去年底沒了,她生前可最痛這個孫娃啊!」奶奶打了個寒戰,匆匆離開了病房。

叔叔(醫院中的一名醫生):
叔叔是醫院中的一名醫生,那時「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醫院中的老院長被人揪出批鬥,院長愛人也被殃及。也許是女人不經打吧,叔叔親眼看見一根木棒揮向那女人的頭部,倒下後就死了。畢竟是死了個人,打人者的心也虛了,院長本人得以逃過一劫。而那時場面人多手雜,現場一面混亂,所以是誰一棒打死了院長愛人,當時在場的個個都不承認。
大概一個月後吧,一天中午,叔叔從一間病房的窗外路過,無意中往病房內一瞥,見滿屋的人大都在午睡,而有一張病床前卻立著個披長發的女人,她正撥弄著病人的吸氧瓶。從她的衣著上,叔叔知道她不是個醫生或護士,而這種醫療器械家屬是不得隨意亂動的。叔叔出聲喝止並快步走進病房,然而只是那一瞬間,病床前並無女人,再看床上的病人,卻已是滿臉青烏,一片屍氣。叔叔喊來了值班的醫生,醫生查了查,搖搖頭說:不久前還呼吸平穩呀,怎麼氧氣瓶開著卻吸不進了呢?!
死者是個男人,他老婆哭天喊地著來了。在家屬給他換衣服時,叔叔從他露出的右手背那一大塊紅斑上,突然記起那天舉起木棒揮向院長愛人頭部的,不就是這雙手嗎,而剛才病床前披長發女人的背影,不正是那冤死的院長愛人!!
, , , ,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於八十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自金門安全退伍。

事隔多月,但金門的神秘,相信曾於金門服役的男子都會有這種感受,
而且是臺灣觀光客所不能見到的。



1993年12月剛到單位不久,被分發到一處班哨擔任據點指揮官,
那個哨所相當小,只有十個人。

平時哨所內有一名安全士官服勤,負責軍械及人員安全,以及接聽戰情電話。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都知道台北通往木柵要經過辛亥隧道吧!

辛亥隧道正好通過六張犁公墓底下,也就是當你經過辛亥隧道時,上面都是那個

......那個......那個啦!

當初在挖掘隧道時,聽說破壞了那裡的風水,所以通車後就發生了許多奇怪的事

,譬如一個人騎機車經過時會感覺車子比較重,好像後面載了一個人;或者是經過

的人臉色會變得慘綠等等............。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汪尚厚是一個全職鬼故事寫家,對於寫鬼故事這一行業的人來說,時間大多是顛倒的。

他們白天睡覺,晚上工作,一個腦系科醫生曾說:

「晚上腦激素分泌緩慢,心平氣和,利於創作。」

但是在靈異學的角度來說,夜裡,尤其是12時之後,陰氣較重,寫出來的鬼故事也更加真實。

其實寫鬼故事這一行業,考驗的更多是寫家的膽量。

例如汪尚厚的一個同僚,在半夜寫鬼故事的時候,突然有人敲他家的門,那個同僚後來嚇瘋了,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課已經快四個小時了,我仍然呆呆的坐在電腦室裡。 

我用顫抖的手點起了第三十一根煙,大口大口的吸著,又抽了兩口剛買的酒,「呸,真他媽的難喝,」,我差點吐出來,但我現在只想麻醉自己,劣酒可能更好。

我到底該怎麼辦? 

「找保姆麼?這個怎麼樣?才從中專畢業,想打工賺點錢。」,中介人口沫橫飛的向我推銷著。 

女孩十八九的樣子,正怯怯的看著我,一股莫名的感覺湧了上來,「好吧,就是她了,月薪五百,吃住全免,只是洗衣做飯就行。」 

我付了五十元中介費後就帶著女孩走了。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家的附近有所醫院,按照規模來說只能是一家二級醫院,但是從去年十月份開始它的名氣就不亞於其他的大型醫院了。

去年十月初,有位三十多歲的某企業女性中層管理人員,來到那所醫院四樓的整形美容科室進行隆胸諮詢,因為那所醫院那個時候廣告打的非常好的說。

結果沒有想到的是,一個本來是十分簡單的手術因為不知道是填充物不合格還是病人的體制特殊,竟然在手術進行了還不到一半的時候那位女經理就已經心臟驟停死了。

而那位女經理本來有一個十分幸福的家,她兒子還在上小學,老公也是做生意的,夫妻恩愛。

女經理是因為追求更加美麗的身材才來做手術的,結果沒想到因此陪上了一條性命。

而醫院方面極力的否認是自己的過失,而死者的丈夫就說醫院是只想掙錢不管病人的體質如何都一味的鼓勵人做手術,也不進行體檢。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香港有一所醫學院,座落在一座小山山腳,校區沿著山勢蔓延而上。

(各位是否看過淡水商工,就是那樣細細長長的延伸上去)

在校區的盡頭,也就是快接近山頂的地方,是學校醫院的停屍間。

那種陰森的感覺也不用我贅述,學校的學生也很少有人敢去那裡,事情是發生在快期末考時。

有一位素來不信邪的學生,不知怎麼突然與同學辯呀辯的就突然打起賭來了,他說他敢一個人在那裡面渡過一晚,一些好事的同學就說如果你真的辦到大家就輸你一頓大餐。 

那個學生就說:「好,這頓大餐賺定了,順便還可以準備考試呢!」

企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